> 资讯
资讯

艺术品收藏迎来“大”时代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10-22 10:15:00 阅读:1170
全球私人美术馆、艺术空间,以及艺术地产等的快速发展、扩张,为大型艺术作品提供了更多的容身之所,市场对大件作品的需求也随之上升。


拍卖行试水大型艺术品私洽展

7月,佳士得推出了史上首场大型雕塑私人洽购展“Dream Big”。佳士得搜罗了50多件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型艺术品,包括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杰夫‧昆斯(Jeff Koons)、妮基‧德‧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和费尔南多‧波特罗(Fernando Botero)的雕塑作品。

妮基‧德‧桑法勒《爱情鸟》,1993年

尽管这是佳士得首度尝试大型作品的私人洽购展,但据佳士得的观察,市场对于大型艺术品的需求一直存在。佳士得私人洽购部副总监薇薇安·布罗迪(Vivian Brodie)谈到,“经常有客户有意购藏大型户外雕塑,但我们以往从未策划过专题拍卖,因为无法将作品放在艺廊内展出。”

布罗迪指出,“将雕塑移送到展览场地所需的物流成本极高,而且能容纳大量大型作品的场地也寥寥可数。”就如此次展览中的作品之一——理察‧塞拉(Richard Serra)的《扭曲的椭圆III》(Torqued Ellipse III),这件作品由两块巨型钢板组成的,倾斜成圆形,其重量重达180吨,对于作品的运输来说,成本与难度都将成为问题。


理察‧塞拉《扭曲的椭圆III》,1996年

疫情之下,佳士得将线下业务转向线上。这对大型艺术品销售来说是一次绝佳的试水机会,利用线上技术,规避运输的难题,为世界各地客户提供一场浸入式的大型艺术品网上私人洽购展——突破实际空间的限制,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艺博会长期关注巨型作品


作为全球艺术市场“晴雨表”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Art Basel)更早地洞察到藏家对大型艺术品的收藏趋向。

早在2000年,巴塞尔便启动“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该展区展出的是受制于一般展会展览空间的大型雕塑、录像、装置、壁画、摄影和表演艺术,它使得艺术家有机会去尝试创作那些超出画廊容纳范围之外的作品。时至今日,“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已成为巴塞尔艺博会的一个重要组成元素,也是展览中做得最完善的一块。


巴塞尔艺博会“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

从往届巴塞尔的现场状况来看,“意象无限(Unlimited)”展区毋庸置疑是整场展会的焦点所在,令无数观众驻足。在这个高速的时代,吸引关注成为了前所未有的难题。体量庞大的艺术作品往往能抢占视觉重心。

在2019年巴塞尔艺博会的“意象无限(Unlimited)” 单元,来自加拿大的艺术家卡普瓦妮·基万(Kapwani Kiwanga)带来了不朽装置作品《非洲之花(卢旺达)》(Flowersfor Africa,又名《卢旺达之花》)。这件既高耸又转瞬即逝的雕塑,是艺术家与卢旺达政府联合创作系列中的第13件,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件。


2019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的卡普瓦妮·基万《非洲之花(卢旺达)》


在“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销售成绩已然不是衡量一件艺术作品好坏、评判艺术家市场的唯一标准。一件件声势浩大的作品,是否能成为每一位观众的谈资、能被捕捉到每一位藏家的手机相册和朋友圈,似乎成了市场风向的一种“新标准”。
 

巨型作品私人收藏数量和多元性的提升


对于大型艺术作品,市场的需求一直存在。过去,这些大型的艺术品通常被纳入美术馆、博物馆和艺术机构的收藏。如今,随着时代的演变,私人藏家口味也愈发趋向多元,不少私人藏家开始对这些超大型、标志性的雕塑作品和装置艺术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趣。如迪米特里斯·达斯卡罗普洛斯(Dimitris Daskalopoulos)、艾兰·吉布斯(Alan Gibbs)、乔普·范·卡登博格(Joop van Caldenborgh)、余德耀、闫士杰等——他们都是大型艺术品的拥护者。

希腊收藏家达斯卡罗普洛斯就在其收藏网站的主页上,给出了优先收藏超大尺寸的“大艺术”(Big Art)的承诺。

更有藏家买下一大块土地来放置这些大型艺术品。1991年,企业家、艺术收藏家吉布斯在新西兰北岛购买了一块物业,现在被称为吉布斯农场(Gibbs Farm),他将此处打造成世界级的以巨型雕塑著名的农场聚会所。


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Dismemberment, Site 1》,吉布斯农场

无独有偶,拥有荷兰化工巨头头衔的卡登博格,将海牙一座占地达50英亩(约为20.2万平方米)的雕塑公园,用来陈列他庞大的私人收藏。其中包括雕塑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作品《Still Leaping》,葛姆雷曾对《纽约时报》这样表示, “这件作品重达5吨,我从来没有想过它有一天会找到藏家。”可见艺术家在创作大型作品时,对于作品是否能被收藏也产生过疑虑。


安东尼·葛姆雷《Still Leaping》,克林根博斯雕塑花园


收藏升级,大型艺术品收藏时代到来


要知道大型作品的制作和展出通常都需要承担极高的成本,因此画廊的支持在其中变得尤为重要。如同下面这件丹·格雷厄姆(Dan Graham)的作品《给圣加仑的S-曲线》,便是由国际画廊界巨头之一的豪瑟沃斯画廊倾力支持。


2018巴塞尔艺术展“意象无限"单元的丹·格雷厄姆《给圣加仑的S-曲线》

然而,对于大型艺术品的支持也绝非是所有画廊力所能及的,能承担如此高昂费用的仅有少数大型画廊。与此同时,画廊还要考虑销售问题,担忧滞销风险。但如今,大型艺术品的创作更多的是委托制,画廊不再需要承担这些成本和风险。随着商业社会的发展,市场对大型艺术品也有了更多的需求,委托方作为直接的买家,不仅免去了大型艺术品在销售方面的后顾之忧,更能直接承担此类艺术品从创作、展示、运输过程中所有的成本。


1、美术馆馆藏需求

2000年以后,美术馆及艺术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在全球范围快速扩张,单单计划在今年开馆的就不下十家,如奥地利的阿尔贝蒂娜现代美术馆、美国的The Momentary、英格兰的The Box、中国的和美术馆、X美术馆等,重建与扩建的更不在少数。“拿什么立馆”,成为所有新建美术馆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委托制作标志性的大型作品成为许多美术馆的选择。在和美术馆夹岸花园的池面上,高耸着一件委任馆藏装置作品——由美国当代艺术家洛克西·潘(Roxy Paine)创作的不锈钢雕塑《Ballast》。


洛克西·潘《Ballast》


2、商业地产配套艺术需求

在国内,以K11、BFC外滩金融中心、芳草地、TX淮海等为代表的艺术购物中心迅速崛起,许多购物中心都慢慢地把目光投向艺术,在商业地产中融入艺术文化元素。

商业地产有别于美术馆,即便希望顾客能够放慢步伐,感受艺术,但这仍然是一个快节奏的场所,无法用一幅小小的画来吸引顾客驻足。此时大型艺术品变得尤为重要,它能在第一时间将顾客的目光锁住,甚至一些优秀的大型装置作品还能让顾客不惜远道而来。



Elmgreen & Dragset《梵高的耳朵》,广州K11

随着消费升级,“购物”不再是商场唯一的表达方式,“体验生活”,或者说是“生活压力的释放口”或许更贴切如今对商场需求的定义。当下,越来越多人对品质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希望将自己的业余生活装饰的更有艺术文化气息。因此,配有美术馆及艺术作品的商场会更具客流量。

以复星产业举例,近几年,复星加速传统产业升级,将大型收藏融于旗下地产、购物中心、写字楼等,如李明的影像《心渲染间》被放置于BFC外滩金融中心S2办公大楼的大堂中;朱利安·奥培的作品《申城漫步》被放置在外滩金融中心的户外空间;高伟刚作品《升华》展示于BFC外滩金融中心S2办公大楼的大堂中……


高伟刚《升华》,BFC外滩金融中心写字楼


与此同时,艺术品本身也是企业资产的一部分,并且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不断增值。也因此,商业地产将艺术品配置视为转型之路的最佳选择之一,而具有吸睛魅力的大型艺术雕塑和装置自然成为这些地产商们的配置首选。

3、大型艺术展览项目需求

随着网红效应的持续走热,流量为王时代到来,艺术界也难逃这一法则。大型艺术装置凭借强烈的视觉冲击成为网红展的标志性打卡点。

KAWS无疑是近年来最炙手可热的潮流艺术家。随着《KAWS:HOLIDAY》世界巡回展览的举办,KAWS的曝光度再度提升。甚至在今年的9月17日,穿上宇宙飞行服的巨型充气雕塑COMPANION登陆到了太空。


《KAWS:HOLIDAY》第五站登陆太空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KAWS:HOLIDAY》从首尔出发,历经台北、香港及日本,所到之处均获得极大回响,成为媒体焦点,吸粉无数。与展览同样火爆的还有展览的周边,等不到展览结束就已售罄。


《KAWS:HOLIDAY》第四站,Fumotoppara露营地

2019年,Discovery(探索频道)在外滩源举办的公共空间装置艺术展“发光体”,三天里吸引了10万人次到访,只为看一眼巨大的地球艺术装置——GAIA。


Discovery携GAIA登陆外滩源,众多市民前往打卡

庞大的人流量盘活了周遭各类商业资源,形成良性互动。许多观众会在观展前去边上的益丰·外滩源购物中心逛一逛,或是在观展后去星巴克臻选旗舰店喝上一杯。外滩源负责人表示,“未来,外滩源会将继续引入面向大众的,能产生话题性和共鸣的现代艺术展览、活动。”可见,一件好的大型艺术品不仅能撑起一个展览,带动话题和大量人流,还能实现更多更大的经济效益。

由此可见,市场对于大型艺术品的需求已不仅仅停留于藏家的个人爱好。随着时代的演进,买家对艺术品的需求变得更为多元,在产业与城市升级的助推下,艺术品收藏迎来“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