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城市绘梦者 | 姚波 林奕德 乔雁 林天喜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10-22 20:35:00 阅读:1269

姚波

国立华侨大学教授(山东曲阜师范学院艺术系美术专业油画班78级)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泉州画院特聘画家;厦门民盟美术院副院长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炎黄艺术馆,石家庄美术馆,莞城美术馆,广西水彩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等艺术机构及海内外藏家收藏。出版专著7部。


人虽个体独立,却天然具有社会属性而无法孤存;
画虽个性使然,但终需输出美学价值与人分享、鉴赏,而不宜孤芳屉中。
盖利他乃利己之本,科学、哲学、艺术皆然。

姚波/文


姚波《逝川.向海小径》53.6x77cm

我试着将他的作品还原为一个具体场景,但还原为一段时间里某个具体对象的历史却很难。总觉得他带着悲悯情怀的历史观作画,那些释放内心情绪的线条色彩似有时间意识。我揣测,他的“抽象还原说”不是在为自己作品作所谓的“合理性辩护”,倒更像是创作之前先有那种历史可还原当下的思考。假如从他的作品里考古其学理,他的“抽象还原说”也许是一个历史的审美命题。


姚波《逝川.月涯》76.4x55.5cm

姚波的写实能力很强,照着对象画也很好,我常想:为什么不直接去画那些具体的对象呢?就像生活中说事采用直接式说法一样,在舞台上表演就要变戏法讲究艺术性。相对艺术思索来说,直接画一个对象容易陷入对象里面去,绘画的直接性可能成为一个陷阱。


姚波《逝川•海角》55.5x77cm


他不怕这个陷阱,还选择将真事隐去的探索。他这样做,造出了一个审美的可能性幻相,这个幻相离开了实在界,却有一个向心性的意蕴。

黄永生/文:《从“真事隐”说开去——读姚波水彩作品手记》


林奕德

1965年出生于福建省漳浦县。油画家、水彩画家,福建水彩画会理事,漳州水彩画会副会长。

初学绘画时心中总有很多崇拜的大师,包括很多画得很好的画家,甚至偷偷学习人家的技艺。无奈别人的成功总是不好复制,也无需复制,自己涂鸦时常涂得不尽人意,不伦不类。然而,久而久之总有涂出属于自己喜欢的作品,找到自己喜欢的画面形态。

林奕德  《夕阳》 75x55cm

其实,画面的语言呈现的也是内心审美情趣的表现。古代有人为画画立法,守法度者叫靠谱——我一直很难靠谱,时常纠结。但我一直质疑没立法之前的艺术家是靠什么来执行其艺术行为的?靠什么让自己充满自信?我认为生活如果逻辑太多就会没意思。艺术如果规矩太多就会不好玩。


林奕德《坡上人家》75x55cm

斗胆为自己喜欢的画面立法,画出自己想要的画,画出自信。放弃与艺术精神无关的纠结。心里用不着还存着“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之心态。艺术是自己情绪及审美趣味的呈现,应该纯粹一些。

林奕德/文


林奕德《红房》75x55cm

自然界进入画中,在西方叫风景,在东方叫山水。山水要有诗性,要有意境,什么样才叫有意境?为什么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有意境?烈日当空晒就没有意境?我想,意境就是人类心灵深处要找寻并且向往的特别时间和空间。
一个画家一生都是在画自己。表现自我心灵深处向往的东西,他的画面就是他内心的折射,我也不例外。我喜欢一种宁静的美,一种孤寂的美,一种淡淡的忧伤,不管技艺如何不成熟,听从内心的使唤更重要,画画有自由度,画画才快乐。

林奕德/文


乔雁

2007年进修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厦门水彩画会会员。

画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儿,当我有表达的欲望,不想说出来也不想写出来而是用绘画的形式来描绘的时候,我就是画家。电影《莫娣》里的加拿大女画家说 : “没人能教画画。如果你想画,你自然就画出来了。”

对我来说,画画就应该和呼吸一样,我不需要刻意去关注我还会不会呼吸,因为我活着,这件事就会发生。画画和我就是这样的关系,当我要画画时,它就和呼吸一样自然。


乔雁《白露》75x55cm

我并不觉得艺术有多么神秘,从法国的拉斯科山洞岩画到华为手机的最新广告视频,艺术始终陪伴人类的发展,它是每个辉煌或者黑暗时代最诚实的见证者。

艺术领域常说创新,什么是新呢,是离经叛道偏离规范吗?但是所有所谓的创新在经历了时间的磨砺后,都会变成明日黄花,即使做到了让世人认可,却不可避免的又成了新的规范。所以艺术上应该没有进化论,不能去比较艺术形式上的高级和拙劣,而是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点上,它刚好出现,它就是当时最好的艺术。


乔雁《二月》75x55cm


我觉得能普遍观照人类情感的艺术作品,它的生命可以长存,从《千里江山图》到《格尔尼卡》,心灵活动让自身对自然世界的体验成就了艺术上的完美。

而我,只想忠实于自己的心灵活动,画自己的画,真实的情感会有打动人心的力量。当情感变得可触可摸时,陌生人可以彼此走近。

有位哲人说,觉醒的人只有一项义务,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着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它通向哪里。是的,通向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即是自由和快乐。

贡布里希说过,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

乔雁/文:《我与画画》


乔雁《游乐园之一》75x55cm


林天喜

1974年生于福建东山岛,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环艺系,2009年在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获得硕士学位,现任厦门大学艺术学院设计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对我来说,记录式的写生不能满足我的内在激情。眼前风景很美,属自然存在,我的写生倾向从观察感受回返内心活动,将内心活动借感性呈现出来。画面过于强烈的色彩,是我内心激情的情绪化色彩,它不符合自然的样子,却能够与内在激情产生共鸣。离眼前风景越远,离内心情绪越近。

林天喜/文

林天喜  《康提教堂二》  32x24cm

林天喜在水彩画创作的道路上以丰富的写生为主线,用极为感性的艺术语言来描绘他所看到的自然风景,使得他的水彩画活脱生动。其实纵观水彩画的发展就不难看出,水彩画这一艺术形式的最初目的就是用淡淡的油彩迅速地记录所要描绘对象的形神与瞬息变换的光感,桑德比就是以自然为对象,用水彩去表现自然中的阳光与空气,成为水彩艺术之父。

林天喜就是紧紧抓住水彩画这一重要的艺术特质,同时大胆借鉴19世纪以来的艺术形式,用更为丰富鲜明的色彩色调、肌理和光来表现乡村风景、海景、港口以及一般的自然风光。这种对水彩画本质艺术形态的坚守,以及他在视觉过程和主观心里感受主导下形成的艺术形式,完全消解了自然中可识别的具体物像,从而可以只表现对象的自然真实。

林天喜 《阳光灿烂》47x35cm

这种不断变化的情绪和艺术语言追求让我们看到林天喜随着时间环境、空间环境不断的变化而展现给我们的各种情感表现,这种颇具情感的艺术表现力在艺术的探索上一定是有其宽广的发展空间。

徐里/文

林天喜 《康提教堂一》 32x24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