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
专栏

朱新战之神仙学院—《射日》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08-14 23:07:00 阅读:2620

艺术家:朱新战
艺术总监:吴以强
学术主持:胡杨林
摄影师:李成虎、王志强
航拍:李成虎
顾问:后羿、嫦娥
朱新战,1969年生于河南黎阳,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现代艺术学院。
主要作品:《封神榜》《神仙学院》《山海经》《补天》《冈仁波齐》《紫金湖》《东海寻悟空》《三柱高香》《中华香烟》《七彩神石》《问天剑》《苏妲己》《八仙》《射日》《十字架》《种植十字架》《过火稻草人》《太极》《守望者》《天井》《寻水浇山》《土豪金球》《气球》《在路上》《黎阳北魏大佛》《拖行张家界》《拖行周庄双桥》《拖行圆津禅院》《黄金镣铐》等。
实施地:黄花城长城
祭出七彩神箭,长城上去射一个画出来的太阳,简曰《射日》。这背后的隐喻在我看了图片几次,才有所悟。天无二日,这不光是人对自然的认识,也是人得以在地球生存繁衍的客观的必然前提。然而,出于对太阳的崇拜,对光明的向往,人间的历史里又不断的上演着人造太阳的荒诞剧。当一个人以千万人的骸骨为垫脚石,爬上了权力的巅峰,所有的道德和律法在他身上都失去作用,基本的常识也被狂妄的野心取代,不但要藐视众生,也敢放出战天斗地的厥词,把自己吹捧成人间那一轮红日,并且要比天上的那颗太阳更光更热更红。然而,这轮“红日”带来的不是滋养万物生长的光热能量,而是无处不在的黑暗破坏力,它的光照到哪里,哪里就人灾人祸,苦难深重,大地暗无天日,人间邪恶肆掠。
在焚香祈祷,告慰神灵后 朱新战以他制造出的放着七彩光芒的神箭,步着后羿的足迹,与同伴轮流着把那个挂在长城上的多余的伪造品射下来,让阳光下那个虚假邪恶的“红日”归于尘土,还天地昭昭,乾坤郎朗的一个清明世界。为何要在长城上去射日?长城在这个文明中,一直是这个民族的骄傲,是人类劳动的伟大的见证,但历史都是由统治者书写的,这个奇迹并不是由一群自由人创造的丰功伟绩,而是由代表天命所归的,一个文明里那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天子”,驱赶着他统治下的黎民用千万条鲜活的生命堆砌而成。这长城的每一块砖都刻着统治者的残暴,为了他的家天下而犯下的罪证。然而,这罪证还在,而那些妄想着千秋万代的统治梦的帝王们全部都化为了尘土。
一个人造红日的落幕,一个文明终止盲目愚昧的造神运动,才能让每一个人都能在真正的阳光下,自由呼吸,放声高歌,畅所欲言,生息繁衍,让每一个人身上的灵性都不在被遮蔽,神性得以彰显,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大写的,独立高贵而心有敬畏的人。

胡扬林 2017.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