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资讯

荣宝斋迎新展|从“何国门现象”看网络对收藏的影响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12-31 0:26:00 阅读:751
“2018何国门迎新书画印展”
于2017年12月26日在荣宝斋书法馆成功开展,
展出书法、绘画、篆刻精品共九十件,
超七成作品在展览第一天卖出。
市场寒冬创造销售奇迹,
“何国门现象”再次引发书画圈关注!
且看国内发行量最大理财杂志《投资与理财》
2018年1月1日报道,
《从“何国门现象”看网络对收藏的影响》叶辉撰文。

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月2日

何国门老师接受媒体采访

从“何国门现象”看网络对收藏的影响
文/叶辉

传统书画圈习惯论资排辈,收藏家更是“势利”:追捧的都是功成名就的艺术家,对年轻书画家不屑一顾。因此在几年之前,年轻书画家如果没有特殊际遇,要想得到市场认同很难。

从2010年开始,年轻书画家何国门“横空出世”,成为连续几年收藏圈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市场价实现了“三级跳”:随他的润格三年时间从每平尺1000元涨到1500元,再涨到了2000元。在2012年市场遭遇调整的情况下,何国门北京大展“城市山林”取得巨大成功,作品依然被藏家热捧。作为一位70后艺术家,出生于1973年的何国门居住在浙江新昌,既没有在书协担任显赫官员,也不是学院派新贵,他受到画廊和收藏家的热烈追捧,成功近乎有点奇迹的味道。凭什么他的作品能卖得比许多德高望重的老书法家还要贵?还有那么多的人抢着买?

国内发行量最大理财杂志《投资与理财》,叶辉主编

山东收藏家朱青松将之总结为“何国门现象”,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作为一位后起之秀,何国门的确有一定的“资本”:他是中国美协、书协、西泠三大机构会员,是同龄人中少有的“三项全能选手”。他的作品独具个人面貌;他身处经济与艺术重镇——浙江;他还是浙江书协主席鲍贤伦先生和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徐正濂先生的高足。
何国门的水平业内人士评价非常高。石开先生认为,何国门有些作品写出了他想写出来但是没有表达出来的东西。石先生主动托人与何国门交换作品。香港书谱出版社社长张培元在一次公开场合上说:“清以来400年,何国门写颜真卿是最好的。”这个说法估计不少人难以认同,但是张培元是研究颜楷的专家,又是一本专业杂志的主编,他话应是谨慎而有份量的。

不过,仅仅凭这些因素造就“何国门现象”似乎还有些不够。何国门在市场上取得的巨大成功固然因为其作品打动了人,但是因为他太年轻,如果放到前些年估计人们会关注很难下手去买,正是网络时代给了他巨大的帮助。因为网络的“长尾效应”,何国门的粉丝被聚集了起来,进而影响了更多的收藏家,才会形成了“众人追捧何国门”的局面。

著名收藏家王宝林很少买年轻书画家的作品,但是破例收藏了很多何国门作品。他坦言,“我喜欢何国门的书法,爱其生拙朴厚、南人北相。”“何国门的小字线条篆籀气足,不仅厚实有质感,而且能滞能涩,一条线段之间存在明显的节奏变化,古朴厚重又不失飘逸。当代书坛有这样的本事者,还有40后的王镛、50后的石开和60后的刘彦湖……”王宝林正是因为在网上看到了画廊推荐何国门,进而喜欢并且收藏其作品。现在通过网上画廊寻找潜力书画家的收藏家越来越多,他们的介入,给了年轻书画家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传统画廊都有明显的地域特征,经营得再好辐射区域也有限,加上画廊本身经营成本比较高,他们更愿意经营已经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自然而然的会摒弃新人。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年轻书画家的作品要想卖钱很难,要受到市场认可最快也得熬到四十几岁,一般都在五十岁之后。对于优秀艺术家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煎熬。
 网络的出现,或者说网络画廊的兴起,改变了这种现状。“何国门现象”的最大意义,就在于他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优秀年轻艺术家可以通过网络,快速找到自己的“粉丝”,从而实现创作与市场的双赢。
前几年有一本名为《长尾理论》的书很火,“何国门现象”正好可以阐释这个理论在收藏领域的存在,反过来,这个理论也告诉了我们为什么会出现“何国门现象”。
长尾理论认为:商业和文化的未来不在热门产品,不在传统需求曲线的头部,而在于需求曲线中那条无穷长的尾巴。销售学有一个研究结果,20%的品牌占据了80%的市场,其他80%的品牌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只占市场的20%。由于成本和规模的限制,传统产业只能覆盖那些主流(Hits)而忽略了后面的尾巴(Misses)。但是,网络技术解决了这个问题,使得在保证收益的前提下,满足了更多消费者的需求。
换而言之,传统画廊的经营者关注的是沈鹏、王镛、石开、鲍贤伦、刘彦湖等一线书法家,这些人占据了80%的收藏市场。由于成本和精力等原因,传统画廊无暇顾及其他人数占80%的书法家和非一线书法家的20%市场份额。几年前的何国门,当然在那不受传统画廊关注的20%市场份额行列。
传统画廊不会给年轻艺术家机会,但是网络画廊会。网络书画市场具有“交易成本低”、“覆盖全国”、“交易便捷”等优势,近年发展迅速。以中国书法超市(经营范围为当代书画为主)为首的网络书画市场,快速崛起。虽然目前书画经营仍然以传统画廊为主,但是网络市场不可小觑,以中国书法超市为例,笔者估计年交易额已经达 到以亿元计。例如石开、刘彦湖、陈忠康等书法名家,近年书法作品的网络交易非常活跃。
对于网络画廊来说,传统画廊过去“不值得投入”的年轻艺术家,会变得“值得投入”。就像何国门,通过网络的作用,那些分散在全国各地非常分散的何国门的“粉丝”,在网络上找到何国门,并且产生了爆发性的聚合力。何国门市场的崛起,也使比较早就发现了何国门作品学术价值并且代理他作品的一境画廊、凤凰画馆、冬雨轩等名利双收。
其实,从2005年前后网络收藏市场兴起开始,“长尾效应”就已经开始显现。比如陈忠康,那时候也不到40岁,虽然是获奖专业户,学术上已经满载荣誉,但是依然没有被传统画廊接受。网络画廊给他提供了舞台,得到众多收藏家认可之后,他迅速打开局面,现在早已进入传统画廊。如今,“何国门现象”不过以一种更加惊艳的方式,上演市场传奇,使人们突然关注到这个现象罢了。
长尾效应提醒我们,世道变了。网络对收藏的影响将越来越大,对传统画廊的冲击也将越来越大。因为,无限透明的网络,除了大大降低画廊经营的门槛,也无法再给传统画廊提供“独家地域经营”的保护。当然,这也会迫使传统画廊做出改变,比如更加关注年轻艺术家。
也许,以何国门的成功为标志,对收藏家和艺术家来说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了。感谢网络开启了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