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赵星 ——赵崇
2021-01-12 赵星
我所了解的赵星
——赵崇

我的老爸赵星在别人眼里是个成绩不俗的画家,有些清高孤傲,言辞犀利不合群。而在我眼里他不过是个有些内向敏感的居家男,带些完美主义倾向,养家做饭带孩子样样精通。
有人初见赵星便觉得他高傲。与生人说话时,他常低着头,语气生硬,少有眼神交流,若有所思,一副正经模样。但当与他相处久了才知道,赵星对凡是都有自己的见地,也会说些荤段子俏皮话,像孩子一样笑。总“不拿正眼看人”也是太敏感内向的缘故。

每有活动,他总躲在人群中,每逢酒宴,他总是借故不去。在外人看来他是清高不多事的,他也似乎在营造着一个清高的形象。而我暗自揣测他是不懂得应酬,不知怎样说些客套话,故而在人多的场合有些局促不自在。再者他也认为世上确有比吃饭喝酒更重要的事,这样一来他就更不愿参与应酬了。但这样做也让人觉得他未免有些不近人情,消极孤僻。

他善恶分明,好恶总写在脸上,从不把坏的说成好的。别人说他“傻”,不识时务。他也是有些“傻”,年纪不小却像孩子一样,内心的理想王国中容不下半点邪恶不公。他总能用灵敏的洞察力看见“恶”,并直言不讳。因而在别人看来,他是有些“阴暗”的,但我知道那“阴暗”很光明。眼里满是黑暗,正因为他憧憬着最纯粹的光明。

在那“阴暗”表象下的赵星像是另一个人。爱旅行,喜欢小动物,偶尔做些恶作剧,说些荒唐话,耍些小心机但从来不害人,对经济形势和红烧肉的做法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赵星喜欢自驾游,一有空闲便独自驾车隐身于大自然的怀抱中,不知开着车跑了几万公里,据他自己说快四十万了吧,一次就是几千公里的旅途在他眼里也不算漫长。他享受驾车的过程,他说与大自然的亲近让他心情舒畅,边远地区质朴的人们让他感受到纯净心灵的美好。他喜欢安静地开车,脑子放空什么也不想。在我看来,一个人若能沉浸于那种孤独也真是件难得的奇事。这种旅行也为他作画提供了素材,他的作品中的形象都源于真实的观察。他最爱去的地方还是甘肃,那个他生长的地方,有他的亲人,他的挚友,黄土、高山、大漠、草原。

他爱看 “动物世界”之类的纪录片,喜欢一切带毛的动物下的小崽,并时常感叹“真是太可爱了!”他总能把我带回家的小动物——诸如小兔、小鸡、小鸭、小乌龟,养得又肥又大,并与它们建立深厚的情谊。他还常督促我给桌上的含羞草按时浇水,认为那样有灵性的植物要是枯死了实在太可惜。

一天,他对我说:“楼下卖菜的女人从十多年前就在那里卖菜,眼看着她就这样的慢慢老了却还是日复一日地站在那里卖菜,真可怜。”我拿他打趣:“你是不是对她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他面有愠色地说:“你这人真是没有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我知道他的意思,也想告诉他,我说的并没有错。他是总能产生那样“特殊的感情”,小到关怀一株草,大到留恋一座城。

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能说是阴暗不近人情的呢?他爱生活,爱世间的一切美好。只是他太讲原则,敏感的心又太容易受到伤害,无形中为自己树起一座高墙。

我常说,赵星如果不做画家,在别的行业也能很成功。因为他做事认真细致,力求完美,又有超人的记忆力和分析能力。他的老师冯远先生有这样的评语:赵星是一个做事作画都很认真的人,他敏于思、勤于行,敢于舍弃积习中的弊端,在已有基础上做出艰难的改变……。的确,绘画才是最适合他的事业,他用画笔表达情感,不用逢迎顺应什么,做了最真实的自己。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为瀚望号发布,不代表瀚望艺术网观点。
更多内容 阅读 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