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武彥君太行山写生作品
2019-10-09 武彥君官网
太行山涧的苍翠意象

——读武彥君油画有感(节选)
文/张天红


隋代以来,中国有强大的山水画和文人画历史,山居、归隐,中国风景早已是一种信仰和情怀,武彦君的风景油画是中国式的,他自认他的作品是“逸笔草草、聊以自乐”。以自然为师,行走在山间,他相信这其中有神存在,相信创造与创作的意蕴。历史悠久、灵秀壮美的太行山为武彦君的艺术创作提供了无尽的灵感源泉。武彦君的写意风景油画,苍翠写意、古朴雄浑,描绘着太行山,又隐喻着智者高古坚韧的情怀、深沉放达的生命境界。






杨飞云说,写生是一个油画家必须经常持守的本分,是亲近自然、体验生命、锤炼画艺的最佳方式,是画家用画笔和心灵直接触摸生命本源的有效途径。可以说,没有写生这种方式就没有油画这门奇妙的艺术品类产生。特定的时空和情境构成审美契机,写生使艺术创作保持新鲜的充分的感受性和想象力。风景写生使人一定程度上离开人群的包围,自省并思考永恒的命题。大自然与人类生活是艺术的起初和终点,关于山水风景和地域人文的写生与创作,几乎是艺术家的使命。武彦君喜欢画太行山,经常前往太行山区写生,他本人很像个山中主人一样,体味山水,感悟风景,情恩无限。



武彥君的油画以强烈明晰的线条、简化写意的造型,硕大的体积感、主观化的对比色彩,丰富的大色块关系,取得风景油画图式音乐性、节奏感和形式的完整。高更强烈而单纯的色彩,莫奈粗犷、跳跃的用笔、梵高线条的形式感和精神表达以及东方风格的整体色彩图式、中国绘画的写意精神形成了武彦君个人鲜明的风景油画风格。



向往着远方,不留恋现代文明以及程式化生活,回到更简单、更基本的自然生活方式中去,中国的风景画家和高更一样,在写生中寻找自己期望的东西:广大的天空、生动而本真的大自然、田园、山居、可游可居的渡船。对照时下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的状况,中国油画家更珍惜和追缅当年发生在另一个优雅浪漫国度的划时代的艺术实验。客观写实已不能被满足,艺术过程和艺术体验被重视,观察视角和艺术题材被更新,《日出•印象》中莫奈抓取短暂时间中的光与色,逸笔草草地简率表达,使油画艺术走向现代也应和了东方,高更的塔希提系列创作从题材、表现形式到创作意象都在筌释与证实一个追求感性而新奇的艺术家视角的存在。现场、实验、感受是写生油画的关键词。喜欢深红色和蔚蓝色,注重大色块的并置关系,注重笔触的节奏和韵律,整体而激情地表达世界,武彦君在写生中很注重观察提取景物的固有色、环境色、主观色、空间性、线条、气韵寻找出属于他自己的气象和印象,营造可居之境。



本土生长的中年以上的油画家,拿起油画笔,不管怎样,多数画的必然是中国式油画的样子。温和谦恭背后,通过画面,我们能看到武彦君自身充满当代性的山水情怀。



武彦君的油画自然呈现了他想要的简逸、放达的意境。在写生当中通过画笔去表现感受,把鲜活的山水人文气息概括、提炼、物化为有表现性的色彩和形态,他的作品力求诗性和笔墨意味的表达。


吴昌硕、潘天寿雄浑苍秀的画风和豪气,影响着武彦君。“吾谓物有天,物物皆殊相;吾谓笔有灵,笔笔皆殊状。”(吴昌硕语)他以金石气蕴写意入画,喜爱绿色、蓝色和紫色,用色强烈、用笔老辣,在扎实写实、熟练写实的西洋绘画功底上,武彦君已经形成了苍翠写意、古朴雄浑的风景油画风格。




武彦君的苍翠写意风景,描绘着太行山,又隐喻着智者高古坚韧的情怀、深沉放达的生命境界。
——张天红(北京虹空间国际艺术中心)




我试图把大自然中感受到的如音乐般的秩序在画面中真诚主动地再现。
在视觉世界里,大自然一面是束缚我们眼睛和心灵的主宰,面也是造化我们通向精神自由王国的恩师。(武彥君)

武彥君,1971年生于河南周口
1995年毕业于周口师院美术系油画专业
2008—2009年结业于中央美院王华祥教授飞地艺术坊素描色彩高研班
2017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高研班
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意象油画研究会会员
快乐写生俱乐部河南太行山分部主席
北京虹空间国际艺术中心主创艺术家
周口旭空间油画院院长
河南当代美术馆签约画家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为瀚望号发布,不代表瀚望艺术网观点。
更多内容 阅读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