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之诗 水墨之娱 ——白磊的意义
2023-01-14 白磊
意象之诗 水墨之娱——白磊的意义

文 / 曾 弗

诗意莲塘    白磊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 湿漉漉黑黝黝枝条上的花瓣。——庞德《在地铁车站》
面对白磊先生的花鸟画作品,美国诗人庞德这首俳句和歌式的诗,很容易就浮现了出来。这首意象派诗歌经典之作的背后,隐藏着诗人在现实世界里的所遇所见,在未来,也许无人着意稽查,但活灵活现在诗行里的意象却深入人心,永难泯灭。

在白磊先生那些描绘荷塘和绿植的作品里,与意象派诗歌异曲同工的是,似乎一切来自大自然的物象,经过移植,在新的熔炉里,幻化为一种陌生的景象,产生一种审美距离,多了一些空灵和想象空间,并以此唤起艺术家和受众之间情感的呼应。

意象派诗歌注重意象直觉的传达。运用通感、调动色彩、创造新的节奏。通过形象直抒胸臆,表达主观情绪。我们看到这些艺术表现形式,正在白磊的作品里淋漓尽致地展现。枝与叶,花与鸟,水与风,虽含混一片,又依稀可辨,相互交融,又有迹可循。

雨塘    白磊
白磊的花鸟作品图式,抛弃了传统文人画的折枝式构图,更多的是将物象置于一个平面世界里,以某种秩序安排线条和色彩,并以此将我们的视点,拉到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来审视曾经熟视无睹的世界。一张宣纸上,是近乎密密匝匝的线条和连续体,碎片化的物象,不断叠加和并置,在适当的时机和空间里,予以层递和突显。它们虚无缥缈,委婉冲突,产生惊人的视觉冲击力,给人崭新的审美体验。这种平面化、图案化的空间营造,让人想起“随意撒泼”的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波洛克。

传统文人画的线性思维,固然也能够营造意境和情趣,其诗意表达,更多地依赖题材亦即物象客体所赋予的寓意,依赖对对象的取舍和空间布局的巧妙,尤其对留白的痴迷所产生的自我陶醉式空间想象,依赖画家的修为,甚至直接将诗行置于其间予以强调。以北方为文化中心的千年积累,形成了受地域自然环境影响的审美观。萧索的自然环境,造就了文人画家对冷逸、孤寒、淡泊的艺术风格的推崇和追求。寒风中的一花一鸟,足以让人心中升腾起崇高感。为了满足这种如饥似渴的崇高感,色彩被弱化,含蓄节制成为审美惯势。一味地向内求,使得画面的宗教感和哲学意味愈发浓重,这自然与胸心敞放的现代生活格格不入。

密叶罗青烟    白磊
而白磊的诗意表达已经脱离旧时窠臼,他关注的是当下的生活和生命体,那不容易固定的风景,氤氲的水汽,迷幻的光影,生长和呼吸的叶子与花,充满着郁勃生机,张扬着恣肆豪情,他浸淫其中,试图用自己的笔墨捕捉那些难以名状的感受。在他的生活里,南国的阳光和水汽所惠泽的世界充满着迷离的色彩和摇曳的姿态。如何将这些往往是一刹那的愉悦感受和物象之间互相碰撞所产生的偶然性,不加说教的表达出来,正是白磊始终摸索的一个课题。他把意象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让意象本身来说话。

自此营造的画面不再是封闭的系统,而是开放的情绪,跳跃的精神瞬间,与现代生活瞬息万变相契合。诗心跳荡产生模糊景象,形象互映产生诗意,以整体输送替代单一启迪,以氛围笼罩替代猜谜式的隐喻象征。让情感和思想融合在意象中,第一时间不假思索、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

而完成这一诗意表达,离不开一个“水”字。围绕着“水”作文章,与西方的油彩截然不同,是中国传统绘画独具魅力的表现方式。水让墨醒了过来,让彩活了起来,让中国画具有了西方素描和油彩难以企及的臻美合一成为可能。白磊的画里,把这种可能做到了极致。

湛露濛濛湿未消    白磊
在水的统领下,诗意由笔墨转化呈现,再一次印证了诗意的传达不唯物象蕴藉,更重要的是表现自然的方式,亦即艺术家观照自然的方式,或者句法。中国画注重骨法用笔,在漫长的历史进程当中,笔触的书写性逐渐被文人画家们加以强调,书法用笔甚至被提拔到几乎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高度。应该说,过度的强调,其间技巧的趣味性增强了,相应地也削弱了中国画最为讲究的意境的营造。或者说,过多痕迹明显的修辞,是否就是一件好作品,值得考量。难能可贵的是,白磊的作品,保留了书法用笔的传统,却毫无拘泥之感,对于线的处理,充分运用毛笔的各个部位、角度进行勾勒、涂抹,以及在时间和节奏上的变化,加大了书法用笔的宽度和深度。线条与色彩在水的作用下,产生了烂漫离奇的视觉效果,所有的物象、情感被一一唤醒。甚至于,水夸大了手的张力,在手无法掌控的情况下,水自作主张,脱“手”而出,漫延奇妙的想象和偶然性。

青霞紫雪沐春风    白磊
另一方面,在水的王国里,笔墨色彩的调度,具有高度的时间属性。如果说,西方绘画自印象派以来,创作过程中对于时间或者节奏的强调,使得画面的笔触感明晰了起来,画家创作当下的情绪外露增添了作品的魅力,那么在白磊这里,我们更是无处不在地窥见甚至感同身受其情绪的变化,受众似乎也介入创作当中,读画的积极性和快感被调动了起来。对于习惯接受传统审美的受众,也许这种快感最初可能表现为“懵感”和“痛感”,但对于有意愿跨入更高一层审美阶梯的受众,这样的作品无疑可以提供交互式审美体验的更多可能性。

白磊的作品具有传统中国画一切审美要素,却都一一被弱化,以此与诸多现代艺术要素和谐融合起来,在中国画尤其是花鸟画求变求新的变革进程中,这无疑是一种折中的典范。石涛提出的“笔墨当随时代”,我们纷纷做出自己的思考,交出不同的答案,有的简单化地着眼于今天 “时代的画卷”,描绘“真实”的现实生活,有的则投身“笔墨”即引入西方观念,忽视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精华。艺术创作是个体的选择,仅是你面对世界的态度和反馈,然而当你的创作对艺术发展有些许触动和启迪,你的创作就更具有“史”的价值,这也是白磊数十年来艺术探索的意义所在。

画  家  简  介


白 磊   
白磊,原名白锡程,1946年11月生于厦门。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创作中心执行主任、江苏国画院和福建画院特聘画师、厦门市罗丹书法研究会顾问,曾任厦门美术馆馆长。

 长期致力于中国画用水技巧和书与画融合的研究和探索,并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大型展览并获奖,有作品被国家博物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曾赴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学术交流和举办展览,有作品入编大型经典画册《中国画百年全集》,书画理论研究文章发表于多种专业杂志和报刊。

白磊作品展示

天高云淡    白磊

雨露    白磊

七月的阳光    白磊

正午的阳光    白磊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为瀚望号发布,不代表瀚望艺术网观点。
更多内容 阅读 765